<sup id="k220i"><div id="k220i"></div></sup>
<rt id="k220i"><small id="k220i"></small></rt>
<acronym id="k220i"></acronym>

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脫口秀為何火爆

2021-11-24 10:07 作者:黑麥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2021年第48期
喜劇的短、平、快時代

大概是從脫口秀開始,幾乎所有能引發笑的節目受到越來越多的人追捧。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很多人都在段子、梗,或者一出喜劇、一段視頻中開懷大笑,找到了和自身有關的共鳴。

不過今天的笑似乎有了些不同,對于很多人來說,幽默變成了一個沉重的字眼,那些漫長的鋪墊和蘊含哲理的臺詞不再被重視,人們需要的是直接的、新奇的金句,爆梗,一段很“炸”的段子,一個有腦洞的邏輯……長篇的段子被加上倍速,被截取,成為碎片化的笑料,于是,幽默,就變成了逗笑。

 

 

講段子

周六晚7點,在北京美術館附近的一家小劇場里,云集了三四百位前來找樂的年輕人。主持人用詢問職業的方式與觀眾開場,幾個問題下來就會發現,這里的觀眾有相當一部分是互聯網從業者,他們對新事物有著敏銳的洞察,較高的收入讓百元一張的門票也難成為門檻,而更重要的是,繁重的工作讓他們難得有享受輕松的機會,于是觀看脫口秀成為了他們中相當一部分人熱衷的事情。

 

 

在這場脫口秀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毛書記,他曾是2018年“單立人喜劇節”新人賽冠軍得主,參加過《奇葩說》,最近又剛剛在《脫口秀大會》中亮相。他講了一個被節目刷下來的段子,引得全場爆笑。他在臺上表示,這就是線下脫口秀的魅力,所有的段子都可以自由表達。

在一個半小時內,五位演員接連登場。如果你仔細聽這笑聲,就會發現不同,除了因為段子的好笑程度而音量忽高忽低之外,不同的段子則會引發不同人群的反饋,有時笑的多半是女觀眾,有時男觀眾的笑聲更響亮,有時只有零星幾個人在笑?;蛟S每個人都在現場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情景,不是所有的段子都能逗笑每個人。

當最后一位名叫郝雨的演員用一段說唱完成表演后,幾乎引發了全場觀眾的笑聲,隨即現場燈光亮起,觀眾紛紛離席走出劇場,舞臺中央戳在地上的霓虹燈也隨即被熄滅,一場關于笑的表演,就此結束。

同樣的場景也發生在上海。劉曉是個1989年出生的理工男,是“笑果”的粉絲,他曾經在英國讀書,上學的時候喜歡上了迪倫·莫蘭(Dylan Moran),回國上班之后,他在朋友的推薦下找到了“笑果”的小劇場。此外,他也常常在出差時搜索各地的喜劇演出信息。“我出國前住在深圳,那時候廣州已經有了脫口秀小劇場,后來我在重慶、南京、武漢都發現了當地的脫口秀演出,有些已經進行了十多年,但因為方言的關系,觀眾基本都是當地人。”

劉曉最為瘋狂的一次行為是買了900元一張的黃牛票,請朋友去看龐博的演出。他說,這幾年間,脫口秀的票價跟過山車似的,“每次一有喜劇流行,有綜藝節目熱播的時候,票價就會飆高幾周。后來《脫口秀大會》成了年更,票價就再也沒降下來。”

或許是因為粉絲的關系,“笑果”在上海黃浦劇場的票價是北京的四倍,不過現場觀眾的年齡層幾乎與北京無異。演員Kid剛剛上過節目,不過他在線下的狀態明顯好于節目中。那一天,他講的故事都很喪,從給電動車買防風被,到在虎撲上學習找女友技巧,最后成功地在小紅書上被女生誤會成姐妹……幾乎所有人都被他“燃喪”的自嘲逗樂了。

不過劉曉最喜歡的脫口秀演員是張博陽,后來喜歡上了House,最近又迷上了童漠男。他說這三位長得和他都挺像,戴個黑框眼鏡,留著蓬亂的頭發,平時給人一種吊兒郎當的感覺。他覺得自己能在這些喜劇演員身上找到自己生活的可能性,或是另一面。“我最近覺得漫才也挺逗的,‘肉食動物’和胖達人也都戴眼鏡。主要因為這是一種新的喜劇形式,節奏特別像動漫。”劉曉說。

愛講段子的人不少,除了專業演員,還有大批站在行業外的人。他們中有相當一部分有著穩定的工作,對于他們而言,說段子是業余愛好,或許也是個機會。在上海有“山羊”,在北京有“單立人”“驚訝”“北脫”“噗呲”等,這些被稱為開放麥的場地,通常被設置在一個規模不大,酒賣得不算好的酒吧里?,F場舞臺勉強能站兩個人,放把椅子都會顯得奢侈。

開放麥的門票價格通常不高,30元是均價,一晚上連看十段表演也是常有的事。段子質量參差不齊,演員說得也有好有壞,但無論如何,這里是門檻最低的“笑場”,也是搞笑行業的搖籃,有人把這里當作消遣,也有人把它看成上升通道。

新喜劇

“COMEDY 24K”(喜劇24K)起了個不錯的名字,這個小團體成立于2018年,在他們登上《一年一度喜劇大賽》之前,幾乎沒有受到太多的關注,日常演出也大多集中在小酒吧和劇場。這個團體擅長即興喜劇,用他們的話來說,這是一種沒有劇本、沒有道具的表演形式。因為無法預知劇情和故事的發展,舞臺場面時而瘋狂,時而荒誕,令人啼笑皆非。

《撿紙條》是他們的經典劇目。這和美國節目《臺詞落誰家》(Whose Line is it Anyway)中的“兩條臺詞”(Two Line Vocabulary)有異曲同工之妙。演員只能根據紙條上的隨機臺詞表演故事,天馬行空的想象,常常造成不可言說的效果。

像這樣的喜劇團隊不在少數,規模也大致如此。但每個團隊都別有洞天,獨一無二。我曾經在廈門出差的時候,被朋友帶去一個名叫“來瘋”的俱樂部,在那里,我見到了一場有點瘋狂的表演,閩南語和普通話糾纏在一起,激發出這個小島居民特有的幽默感。沒過多久,曾在這里反復試水的漫才組合登上了喜劇綜藝,我在他們的新節目中看到了一種不同于以往的搞笑態度。

石老板本名石介甫,是單立人喜劇的老板,他從英國讀書回來以后,就決定做單口喜劇,在他的印象中,自己是這個圈子里第一位全職演員。在脫口秀圈摸爬滾打多年,石老板在舞臺上收獲頗多,但是他總覺得還不夠,2018年的時候,他打算嘗試一下“速寫喜劇”(sketch)。

“最早在周六夜場里看到sketch,大概從那時候開始知道了這種短喜劇,然后就組織大家一塊兒演,有時候也不太分即興和sketch,大家都是剛進入這個領域,所以都是嘗試。”石老板說,“整個過程很坎坷,它的進展比較緩慢,單口喜劇當時一周能做七八場了,新喜劇也就一周兩三場。”

其實早在2014年,石老板和周奇墨,以及“COMEDY 24K”的伍六七就嘗試過漫才,當時只是覺得好玩,覺得傳統表演里很少有這種節奏感。當最初的想法變成現實的時候,石老板有點彷徨,在大經廠胡同西巷三號,他聽到過笑聲,也遇到過質疑,有人坐下發現不是脫口秀,以為買錯票了。“這東西到底有沒有往上走的路徑?我當時真的不知道。”石老板說,“但至少從演員和表演來看,這演出是成立的。”

在《一年一度喜劇大賽》上,石老板成為節目的內容顧問。在這里,他遇見了其他嘗試著做新喜劇的人,也遇見了其他的喜劇類型。“我特別怕新喜劇陷入分類學的陷阱,人們會爭論這是小品、相聲、漫才還是速寫,但其實沒必要,有些過去的分類本身也是個含糊的概念。我們以前一起做美式小品的,其實是6個東北人。歸根結底我們就是掌握了一些新的技術和想法,一些新的表達思路,關鍵還是要搞笑。”

在李誕看來,現在的喜劇表達更直接,鋪墊短巧,技巧也更簡單。與此同時,表演和收看的門檻都相應變低。石老板則以情景喜劇舉例:“《我愛我家》《摩登家庭》這種劇都有個大的故事背景,敘事很大,但是現在很少有人提情景劇,因為它也開始進化了。有時候我們看起來就像個網劇,我只能說以后喜劇的形式肯定會多變,總會有新物種誕生的感覺。”

根源

新喜劇的主力演員和編劇,大多是“80后”和“90后”,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經歷過一系列的“笑聲風向的改變”,從最初的晚會節目,到之后的相聲、小品熱潮,再到情景喜劇《我愛我家》的風靡、東北喜劇復興;隨后,他們也經歷了互聯網來臨之前,傳統搞笑藝術低迷的空窗期。

當信息變得沒有界限,曾經那些集中的笑聲像被分解了一樣,隨之而來的,是蘊藏在種種載體中的幽默和搞笑類型,如漫畫、短劇、綜藝、舞臺劇洶涌而來,笑的來源也跟著激增了。在短視頻成為一種主流形式之前,喜劇尚停留在一種固定的模式之中,還只有輪廓的速寫喜劇和其他類型大多沒有出圈,直到搞笑成為短視頻中的一個分類時,各種喜劇形式才開始被人所接納。

在編劇六獸看來,優秀的喜劇并非速食雞湯,喜劇也可以講情感,講故事,講邏輯。在胖達人的表演中,很多觀眾或許就感受到了一種近乎于“腦洞”的體驗,這像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創作自由度。特別是在那段葬禮主題的戲中,幾乎沒有人能猜出那種意外和結局設定,從科學家、人馬再到土星的登場,觀眾接連被震驚了。

在《一年一度喜劇大賽》中,胖達人最初表演漫才,有人評論看到了日本漫才的框架,石老板則看到了相聲的影子。他說:“傳統相聲段子《黃鶴樓》是段腿子活兒,倆人一場戲,一個裝傻、一個吐槽,漫才就是加速的腿子活兒,讓觀眾幾乎沒有反應時間。年輕一點的人就會比較熟悉這種表達,搞笑漫畫《日和》《銀魂》,都是這種吐槽方式。其實在我心里,喜劇的根都是一樣的,是互通的。”

結語

喜劇并不簡單,它極力地試圖打開所有人的笑神經。共鳴與共識,替代了曾經的悲情與批判,梗替代了包袱,笑變成了臺上與臺下的一致目的,或許這個時代的喜劇就是如此,雜糅著時代的紛雜。

在這次關于笑的“封面故事”中,我們采訪了李誕。在他之前,幾乎沒有一檔節目能夠憑靠素人講段子獲得成功。在剛剛結束的《脫口秀大會》第四季中,李誕已經不再是那個全神貫注在段子上的評委了,他可以放松地在舞臺上笑,也可以在選手求婚的現場落淚。

我們還采訪了“單立人”的石老板和六獸,這兩位脫口秀演員在新喜劇的浪潮下變成了笑的觀察者。他們在幕后創作,在口語和臺詞、脫口秀和喜劇表演中找到一種聯結。

我們和演員史策探討了女性喜劇演員的自身優勢;何廣智被記者稱為具有“帶刺的天賦”,這個只有五年“笑齡”的脫口秀演員在舞臺上總能和觀眾找到共鳴;漫才組合“肉食動物”讓我們發現,這種新的喜劇形式也在收獲更多的觀眾。還有曾經從美國紅回國內的第一代脫口秀演員黃西,面對熱鬧非凡的脫口秀網綜,他在保持著自己的節奏。

專注喜劇研究20多年的中央戲劇學院戲文系教授麻文琦,在接受我們采訪時談到他對當下喜劇現象的觀察。如今的喜劇為什么呈現出我們所見的短、平、快面貌?麻文琦說:“任何喜劇形態都緊密依附于時代,任何特定歷史階段極有時代精神代表性的喜劇作品都與所屬時代人的生命狀態有關,反映著當時人們的痛苦和不滿。”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坐脸颜骑吞吃精液视频,网红高颜值主播大秀,美日韩另类直播,国产原创剧情在线观看,www国产色色,国产卡一卡二卡三卡,pr社发条元宵福利,91变态冷s调教系列 - 在线日本v二区不卡中文2020 - 3atv在线观看一区...,久久涩伊人葡京 宫女诱惑亚洲国产| 韩国主播美美资源在线观看| 99riAⅤ欧美| 久草K视频频道| 91抖音爱丝袜vivian在线观看| luoli视频网站| 韩国主播韩璐直播在线观看| 91网红主播一区二区| 偷拍三级视频| 天美传媒AV路边捡了个高中生| 偷拍露脸自拍| 网红主播福利视频国产| site:www.pdsing.com| 日韩哺乳期av在线| 草莓社区国产影院| 91护士打针精彩对白| 在线电影院最新电影美女| 国产主播精品福利视频动漫| 韩国人性交,久久| 全国探花酒店自拍| 丝袜制服超碰浮力| 皆月在线观看飘花电影网| 日本不卡一卡新区手机| 北京3p夫妻 MP4 下载| 帅哥探花影视AV| 朝鲜自拍偷拍| 国产无内丝袜在线观看| 爱啪啪在线网站| PR社我是你的可爱猫视频| 伊人久久大香櫵国产亚州视频| 国产精品一区在线观看尤物tv| 麻豆恋爱巴士计划| 巨作丝袜ol| 成人直播影院| pr社布丁大法想做绅士| 果冻在线无码| 自拍偷拍一区二区三区| 丝语自拍偷拍| 欧美人妖另类在线视频区| 狠狠色噜噜狠狠狠狠色综合久| tikc021 在线| http://www.pipettesacappella.com http://www.tryphonvineyards.com http://www.whoiswilson.com http://www.pensmuseum.com http://www.vpcandorra.com http://www.studio-woods.com